拜物經
  本周主室內設計持:張遠
  又到了賀歲片打鬥到“不是你死就是我返不到屋企”的時候了。不管電影公司怎麼發勇鬥狠,電影院應該都會笑逐顏開。雖然今年假期不包括除夕,但畢竟有一周的時間,逛了花市,走了親戚,總會有人想去看個電影吧。曾經有個朋友,看電影的習慣有點特別,他不管這個電影院的停車位,更不管是IM AX還是普通銀幕,他只管電影院的爆米花好不好吃。當每位跟他去看過電影的朋友對他這一奇葩愛好表現出震驚的時候,他就會跟人家傾訴一番自己的歪理邪說:“你說說現在除了電影院,還有哪小分子褐藻糖膠能吃得到爆米花?這麼好吃的東西都要滅絕了,還不能多給它一些關註麽?還不能讓它精益求精麽?還不需要多給它捧捧場麽?”接著,你可能就要忍受他對全城各大影院的爆米花品質的高屋建瓴的論斷了。
  奇葩人的奇葩愛好不禁製冰機租賃讓我想起小時候看露天電影,那時候的主流是瓜子啊,每當電影散場,滿地的瓜子皮,現在懷舊的人看見估計都覺得比天安門的垃圾強。但是後來為啥爆米花拔了頭籌,直接把瓜子給撂到冷宮去了呢?我媽說,這就是電影院想賺錢,只能吃他們自己的東西,而電影院經理說帶殼的食品會弄髒大廳,吃瓜子的聲音還會影響到其他觀眾。現在不少電影院已經不能外帶其它零食,但其實早年間爆米花也是“非法”的。
  話說當年電影還是無聲的,一方面吃爆米花的聲音會影響到他人,另一方面全靠看字幕的電影院出入的都是能認字的相對有文化的人,所以電影院致力保持這種上流的品位,擔心爆米花會弄髒地毯,也不希望那些修養好的顧客受到吃爆米花時發出的聲音干擾。所以雖然後來有聲電影出現了,也還沒有解禁爆米花。後來大蕭條時期到來,電影院變成了便宜的消遣場,爆米花成本低,電影院外買的人多,早期的電影院在衣帽間外邊還專門掛著標識,要求觀眾寄存衣帽和爆米化療副作用花。那時候的爆米花是要偷偷摸摸帶進去的。再後來,劇院經理逐漸意識到,自己賣爆米花不是賺得更多?於是,很多影院開始自設爆米花機,隨著電影院文化逐漸傳入其他國家,“看電影吃爆米花”的習慣也一起打包出口。到了最後這幾乎成了一種“巴普洛夫效應”,人們想到電影院已經能很自然地就想到爆米花。
  所以啥都是個習慣,比如春晚,雖然年年有人罵,但要是沒了,估計更沒著沒落的。再比如蕁麻融資疹的讀音,不也生生讓讀“錯別字”的幾個人給掰回來了麽?還有當年多少人都不是想著衣服不試怎麼買啊?現在這些人一年在網購上撒下的銀子應該比誰都不少吧。可嘆那些用乾紅摳雪碧的人,你們要是多堅持幾年,沒準這就變成官方喝法了。  (原標題:爆米花曾經也是“非法”的)
創作者介紹

tt77ttund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